&ep;&ep;叶锦坐在位置上发呆,手中是一本古旧的历史题。她在学习经济管理的时候有选修历史,所以对于历史方面的问题还是很感兴趣。至于她为什么要选历史,这还跟她的经历有关。“我学历史,只是想通过看到先人存活的痕迹,从而忘掉自己是怎样的过去,努力把自己的过去变得无关紧要。”

&ep;&ep;绵绵好奇地过来看了看,却表示自己看不懂是什么意思。“妈妈,这些故事都是过去存在的吗?我其实都不怎么能够看懂。历史书是为了告诉我们什么啊?”

&ep;&ep;叶锦找了一本读起来比较简易的历史书给绵绵。让她自己理解:“历史就是古人的事情,以前的人做过什么,历史书就会写下来。流传至今。也就是过去发生的一切,都是存在过的。”

&ep;&ep;叶锦想到了徐浩,她常常能够想到他。就算是一开始的甜蜜,到后来她的撕心裂肺,也都是意料之外,没想过会走远。却还是走远了。“可惜你爸爸也成为了我的过去。”

&ep;&ep;叶锦静默地坐着,一时之间思绪万千,如今即将回国,却不能够有多期待。比起这长途跋涉的旅途,她更在意的是回国之后所遇到的事情。

&ep;&ep;相比较回忆起过去,叶锦更愿意现在过得安好。“哥哥,我们回国之后是回原来的住处吗?”

&ep;&ep;话一说完,叶锦才觉得有些后悔。他们哪里还有什么原来的住处,父母都不在了,房子早就被收走了,现在回去也没有什么原来可以落脚的地方。

&ep;&ep;叶炫以为叶锦是在说回国后的住处,便随口答应说了几句:“到时找叶氏公司的房子,我们先定个地方住着。”

&ep;&ep;叶炫仔细想了想,才发觉叶锦所说有些不对劲。“锦锦是又想起爸妈了?也是,我刚刚都没发觉你在想这个,不过如果你实在想住原先住的地方,哥哥可以帮你去买回来。虽然现在不知道国内是什么情形,但是原本属于我们的东西。我们也要拿回来。”

&ep;&ep;叶炫很少跟父母相处,出国后就没有回过家,这次回去却已经是人去楼空。“至于我们到时怎么安排工作,那又是一场艰难的战役。锦锦可要做好准备。”

&ep;&ep;叶锦其实想过要自己独立管理叶氏,但她才刚刚学成,很多办事能力都不成熟。还是要依靠哥哥。“我跟着哥哥走吧,你一定会做好的,你放心。虽然我没有真正的工作过,但是我明白。这是我必须做的事情。”

&ep;&ep;叶锦想起来她住在以前和父母生活的房子,父母总会做好吃的给她,而她也无忧无虑的成长。但那已经是过去了。“以前的时候,客厅里总是能见到母亲忙碌的身影,父亲就在沙发上坐着看报纸。”

&ep;&ep;叶炫摇了摇头,觉得自己没什么想说的,毕竟父母的事情,他都不在场,可他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后悔的。如果当时他在家。也许这场悲剧就不会发生。“有些事情总是无可避免。我希望我们都能好好活着。”

&ep;&ep;登机口传来广播,提醒他们该登机了。

&ep;&ep;原本静坐在候机室的人群顿时都站了起来,纷纷带着自己的行李往前走去。热闹的候机室顿时变得冷清大半。

&ep;&ep;绵绵好奇地跟在叶锦身边,时不时拿着相机拍照:“妈妈,我第一次去你的家乡,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?到时候妈妈。舅舅,还有我,我们一起去好吗?”

&ep;&ep;叶锦静静抬头,看了看机场外面的风景,这才答应绵绵的请求:“可以,只不过你要听话,我才能满足你的愿望。”

&ep;&ep;叶炫在她们身后回头,对着绵绵举起的镜头比了一个剪刀手。“当然,舅舅开车带你们去。你想去哪里都行。”

&ep;&ep;叶锦看见的风景,是她这次在国外最后看见的风景,很快见到的便是国内那个熟悉的城市。想见的人也有。她不想见的人也有。

&ep;&ep;叶锦推着行李箱缓缓往前,拉着绵绵边走边留意身边的动静。这里的机场比较大,但是经过的车辆比较多。一不留神,身后就开来一辆车。特别是他们这样拖家带口的,走在这宽阔的公路上更需要注意。

&ep;&ep;绵绵对着机场就是一顿拍照,快门声在寂静的机场里格外明显。绵绵举起相机给他们看:“我们要回国啦!这里可能之后要很久才会回来了。所以现在先拍照留恋。”

&ep;&ep;叶炫看了看绵绵拍的照片,发现这拍照技术是学他的。“绵绵拍的还不错啊,是不是偷偷学我拍照呢?我记得我也没有怎么教你啊。”

&ep;&ep;绵绵一个劲点头:“舅舅,你在给客人拍照的时候,其实我经常在旁边看着。可能你没有注意,但是你教别的摄影师的时候我都是知道的。”

&ep;&ep;绵绵让他们站在飞机跟前,“妈妈,你和舅舅算到一起,可以随便摆个姿势。然后我给你们拍照。”

&ep;&ep;叶锦已经很久都没有拍照了。也不知
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